人大高中生自费拍跨性别电影,在暑假刚刚过去的这一周里,一部由中学生自制的跨性别电影,在学生中放映。影片名为《逃离》,镜头对准的是性少数人群(LGBTQ),整部影片从编剧、拍摄到表演、制作,全部由人大附中高三毕业生完成。那么,学生群体如何进行性教育的自发探索?学校的性教育应如何改革?这部前卫的中学生电影,引发师生及家长的热议……

影片《逃离》讲述的是一名跨性别高中生对自我性别的探索。所谓的“跨性别者”(transgender)指的是心理性别与生理性别不一致、不认同自己生理性别的人。影片主人公张望安是一位高中男生,但心里总是觉得自己应该是女生,而且他只敢在家长不在家的时候穿裙子、化妆、涂指甲油。
剧情梗概是,高中男生成泽热心善良,曾在主人公张望安小时候被同学们嘲笑“娘”时出手相助,长大后因为一次打赌,他在微信上假扮女孩与张望安假扮的女生“安琪”成为好友。然而成泽真实身份的暴露和女孩叶梓琪的爱慕,让张望安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同班同学顾筠将一切看在眼里,她希望能帮助张望安认清自我,鼓励他做最真实的自己。经过探索路上的挣扎,张望安最终认识到自己是一位跨性别者,喜欢男性。
为何要拍摄一部性少数群体的电影?这是许多人对中学生这一大胆创作最大的疑问。人大附中国际部高三毕业生、导演胡然然给出的答案是,他们真实存在,甚至她的朋友中也有属于这一群体的人,然而现实是不仅仅是家长,甚至是我们这一代,好多人却并不了解,也并不理解这一少数群体。

在2016年中国跨性别群体纪录片《有性无别》的启发下,胡然然决心拍摄这一特殊题材的影片,制作团队也从她3个同班同学扩大到人大附中高一到高三37名成员。这部由学生制作的影片,看似不够专业,但75分钟时长的影片,耗费了学生们整个高三时期。
剧本的创作,是学生完成这样一部新锐题材电影最大的挑战。为了完成这部电影,导演胡然然研究了许多同一题材的电影和纪录片,《有性无别》、《丹麦女孩》、《男孩别哭》等电影。除此之外,她还找到了跨性别中心,开始不断接触跨性别者,参加中心的讲座,和讲师不断交流、反复修改剧本。
剧中扮演跨性别主人公的演员张宇歌,也是人大附中的高三毕业生,是一位男生。电影中他有许多女装镜头,而且为了更好地传递跨性别者的特征,他必须表演出最能体现女性的一些细微动作,涂指甲油,把散下的头发顺到耳后,侧着头凝望窗外……这对张宇歌而言,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
拍摄过程中,张宇歌说他曾一度无所适从。当他踩着高跟鞋,穿上女装,自己突然不会走路了。出教室之后迎面就碰到了学弟,场面一度非常尴尬。但在剧组女同学的指导下,张宇歌慢慢找到感觉,甚至一路从学校走到地铁再到商场,都没有被人认出来他是男生。
电影拍完后,在师生中引起了很大的反响。据主创团队成员介绍,虽然未能在全校展映,但人大附中国际部的教育环境还是为他们这一敏感的电影题材提供了很大的空间。电影中不少内容,直接取材于他们真实的课堂,包括外教心理课上谈及性少数群体、写《霸王别姬》观后感,以及学生生活和情感经历……都是真实校园生活的翻拍。
不少学生对影片的评价较为积极。一些同学认为影片给那些正处于自我性别意识觉醒关键时期的中学生鼓励和安慰,还有一部分学生很佩服主创团队的勇气,甚至有人认为拍摄片子的学生“承担起了原本应当由成年人承担的社会责任”。
不过,《逃离》仅在人大附中公映过一场,但并没能入选今年人大附中的官方电影节。影片题材新锐,内容大胆,但涉及恋爱、性少数群体,特殊、敏感,因此没能通过学校官方电影节的审片。对于这一特殊的学生电影题材,不少家长也持不能接受的态度。据多位学生反映,多数家长并不愿和他们谈及和讨论性少数人群的话题。
人大高中生自费拍跨性别电影,清华附中学生曾在两年前拍摄过关于中学生意外怀孕的微电影;十一学校国际部学生创办了中学生性教育社团——肉豆蔻,专门致力于消除青少年对性的羞耻,普及性教育常识。而今人大高中的同学又做了全新的尝试,虽然接受度不高,但能引起社会的讨论,他们也觉得努力获得了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