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层面接连出手 猪肉价格逐渐企稳

2021-07-19 15:30:38 来源 / 作者: 北京商报 / 网络转载 己有:-人学习过

“补栏母猪,我还想再等等。”对于生猪养殖户来说,过去半年无疑是煎熬的。饶是有幸躲过了猪价暴跌的陈霄(化名),在思考接下来举动的时候,仍然心有余悸。7月18日,华商储备商品管理中心发布通知称,将于7月21日进行2021年第三次中央储备冻猪肉收储。随着国家层面接连出手兜底,经历了长达半年坍塌式下跌的猪肉价格,终于出现了企稳的信号。

然而熬过了至暗时刻的生猪产业,仍迫切需要一场复盘:乱花渐欲迷人眼,当传统猪周期遇上信息大爆炸时代,互联网、短视频、社交平台……信息参差不齐,形势越来越复杂,本就周期性波动的猪肉市场,也难免被搅得不得安宁。

割肉与硬扛

“最近猪价刚刚接近成本线,目前市场上还有很多大猪,温度高大猪不长肉,温度超过28摄氏度,大猪还会有热应激,看现在这猪价,自繁自养还是不赚钱。”即便生猪价格有了回升的迹象,陈霄依然不敢轻举妄动,对市场也仍处于观望的态度。

震荡是这段时间猪肉价格走势的真实写照。6月末至7月初,猪肉价格曾有过短暂回升,但据农业农村部数据显示,7月9日-16日这周,全国猪肉价格为22.51元/公斤,环比下降0.9%,同比下降51.9%。

但说起来,陈霄其实是幸运的。陈霄的养殖场在河北,今年初,因为想要扩建猪场,陈霄意外躲过了一劫。彼时因为看到猪肉价格已经有了下行趋势,本着“损失点就损失点吧”的想法,于是将生猪全部清空,拿出时间及精力投入猪场建设。但正是这一举动,让陈霄躲过了此后长达22周的猪价下跌。

幸运儿毕竟是少数。“现在我就回家挺着,挺不住就卖标猪,肥猪实在不涨价的话再卖,到最后把去年挣到的钱拼一下。”今年1月前,有人曾劝李军(化名)将200斤以上的标猪都卖掉,他虽听了劝,但仍留下了一些300斤左右的标猪。

然而暴跌来得太快,压栏6个月之后,这些标猪已经长成了500斤左右的牛猪,李军所在的地方,牛猪肉价也就5.4元一斤。据李军介绍,他养猪的成本在每斤8.5-9元左右,“一斤就亏4块钱,一头猪将近300斤,成本上就亏1000多块钱。”

据了解,这一轮猪肉价格的下跌,始于2021年春节过后。以北京为例,今年1月,猪肉批发价格还维持在43元/公斤左右,但截至今年7月中旬,猪肉批发价格已经下跌至18元/公斤左右,跌幅超过50%。

算岔了的“账”

猪肉价格下跌,遭殃的不只有养殖户,企业也在所难免。最近一段时间,猪企密集披露2021年半年报业绩预告,亏损成了行业的常态。例如正邦科技公告称,预计2021年上半年亏损12亿-14.5亿元,同比下降149.64%-159.99%。虽然牧原股份能够独善其身保持盈利状态,预计上半年归母净利润为94亿-102亿元,但仍同比下降5.42%-12.83%。

“我现在最后悔的就是低估了市场,没想到大集团和个人上的母猪的量这么大。”据李军介绍,此前非洲猪瘟爆发,猪“砍”的多了,才导致了2019年和2020年的高价,于是很多人入局。按照计划,母猪怀孕4个月,育肥6个月,去年5、6月上的母猪,恰巧在今年这个时候就能将产能释放。但当大家都这样做,供给端突然集中增加,价格自然就会跌入谷底。

猪肉的行情还得从三年前的猪瘟说起。2018年,非洲猪瘟在国内迅速蔓延,各地按照农业农村部应急实施方案要求,采取了对疫点内其余生猪进行扑杀、对扑杀猪和病死猪进行无害化处理等措施。

根据农业农村部提供的数据,2018年8月至2019年9月,我国因感染猪瘟而发病的猪只数量为18494头,死亡数量为13034头。但这期间,我国生猪的存栏量却减少了8601万头。供应端缺口可想而知,消费端猪肉价格自然水涨船高。

行情好的时候好到什么程度?陈霄也给北京商报记者算了笔账:养牛猪的利润相当丰厚。一头猪1000多甚至2000元的成本,最后能卖到7000元,赚5000元,谁不养大猪?所以大家都延续了去年的老思路,最后导致市场上的大猪特别多。眼下天气又越来越热,市场不缺肉,掉价就成了必然。

生产还是投机

价高伤民,价低伤农,多少年来,猪周期始终绕不过这个怪圈,但现在的情况又与曾经有些差别。

聊起猪肉价格下跌的情况,来自山东的老张给出的解释也与其他人大致相同:去年大家都挣到了钱,就想着压栏利益最大化,那时候大家心里有种坚信,价格一定会涨上来,所以才造成了产能的挤压。

但被问及这种坚信从哪来的时候,老张尴尬地笑了笑,提到了短视频平台上的主播。“一些快手上的主播经常说,这里发生猪瘟,那里发生猪瘟,受这些主播的影响,就认为价格一定会上涨。因为这些主播本身也都是养殖户,或者收猪、卖料的人。”

大机构裹挟着大量资金入局,开启规模化、智能化“降维打击”式的养殖模式,而市场上的信息又纷乱复杂,要在这其中摸准本就多变的猪周期,难度可想而知。

搜猪网首席分析师冯永辉对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过去整个行业信息传播并不发达,养猪人更侧重于生产性而不是投机性,所以只要猪长到了正常的体重就会出栏,而不会刻意安排在某个月份集中出栏。但当信息、自媒体发达之后,养猪人看到的都是同样的信息,就会选择在同一个时间点集中出栏,短期之内造成踩踏,出现创纪录的下跌。

冯永辉认为,要改变猪周期的剧烈波动,首先要让生猪生产更加稳定,供应就能相对平稳,但要保证生产平稳,首先就要解决疫情的威胁,这也相当于解决掉影响价格的最大的不确定因素。其次生产企业也不能过于受到自媒体的影响集中压栏集中抛售。这就意味着,我们要有及时且权威准确的数据,向全行业的生产者及时发布,引导生产者合理安排生产。

(记者 杨月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