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得越快越心虚  东航物流四块大石压在投资者心口

2021-06-17 15:30:27 来源 / 作者: 电鳗快报 / 高伟 己有:-人学习过

        《每日财经网》文/高伟

        6月9日,中国东方航空集团有限公司旗下东方航空物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航物流)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挂牌上市,“航空物流第一股”就此诞生。《每日财经网》注意到,东航物流上市首日上涨44.01%,6月10日、6月11日分别涨停。截至6月16日收盘,东航物流股价报收24.29元/股。

        不过,经《每日财经网》调查发现,东航物流此次IPO招股书存在很多疑点,即便二级市场开门红,但仍难消除人们心中悬着的那四块大石头。

        关联交易问题频现

        据招股书显示,2019年内公司第一大销售客户便是东航集团,对其销售收入为8.7亿元,占总营收比例为7.73%,主要为公司向东航股份提供地面服务、货物处理等货运物流业务保障服务。与此同时,东航集团也是公司第一大供应商,2019年公司从集团采购40.17亿元,占采购总额比重为46.76%。据东航物流表示,该部分采购主要是东航股份委托中货航(东航物流子公司)经营客机腹舱业务所产生的费用。

        从上述数据可以看出,东航物流在销售端和采购端均存在关联交易。销售端的经常性关联交易主要是因客机腹舱委托经营、承包经营、向关联方提供地面综合服务及综合物流解决方案等产生。2017年度―2019年度,东航物流经常性关联销售占当年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7.39%、7.72%及7.82%。采购端的经常性关联交易除了自2018年4月起客机腹舱承包经营业务产生的承包费及货站及软件租赁费外,主要为向关联方采购的航空运力、修理服务以及数据服务等。2017年度―2019年度,东航物流经常性关联采购占当年营业成本的比重分别为13.72%、35.35%及41.18%,逐年攀升。

        虽然东航物流在招股书中用了一整节的内容来解释其与东航集团之间关联交易存在及其定价的合理性,但2019年东航物流的腹舱运输承包经营业务毛利亏损了1.3亿元,而其承包的对象正是东航股份。该承包模式是由东航物流向东航股份支付承包费,之后货运和运营收入归东航物流所有。而财报中同比大增50.51%的客机腹舱承包费,或许是此项业务亏损的主要原因,大幅涨价原因不免令人起疑。

        针对关联交易,证监会在其下发的反馈意见稿中也有涉及,要求东航物流说明关联交易是否影响其的经营独立性、是否对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存在依赖。

        资产减值或拖累业绩

        据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东航物流资产减值损失分别为54565.84万元、-1404.04万元和-37.11万元,2019年公司的信用减值损失为44.54万元。其中资产减值损失中固定资产减值损失分别为52635.27万元、0万元和0万元,2017年度的资产减值损失主要为确认下属子公司中货航融资租赁的两架 B747 型飞机资产减值损失所致。

        截至2017年末,东航物流资产组的账面净值为107943.03万元,2017年11月,顺丰控股以单架次约1.6亿元的价格竞拍翡翠航空两家波音747货机,竞拍成功的两家货机型号为B-2423和B-2422,与东航物流目前融资租赁的B2425和B2426的两架飞机为同一机型,且在同一时期出厂。

        同时,鉴于B747型飞机已无新飞机出售,各大航空公司也陆续淘汰该机型,后续维护运营成本会有所提高,且航油呈现上涨的趋势,而B747型飞机油耗较大,未来预计将持续产生亏损,故公司管理层认为两架飞机及两台备用发动机的资产组存在减值迹象。

        通过对两架飞机及其备用发动机的资产组进行减值评估,上述资产组的评估值为55886.03万元;资产组的账面净值为107943.03万元,减值额为 52057.00万元,减值率为 48.23%。公司按照上述测试结果在2017年报表中进行了计提资产减值损失的账务处理。

        高管入股疑不实

        2016年东航物流混改之后,逐渐引入非国有资本投资者,2017年6月19日,东航物流与东航产投、联想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珠海普东物流发展有限公司、天津睿远企业管理合伙企业、德邦物流股份有限公司及绿地金融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共同签订了《增资协议》,约定向东航物流新增注册资本2.788亿元人民币。以上增资入股企业之中的天津睿远系东航物流的员工持股平台,在2017年的增资中向东航物流增资1.4288亿元,持股10%。

        值得一提的是,通过天津睿远进行股权激励的对象包括东航物流的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李九鹏、范尔宁、王建民、许进、万巍,但奇怪的是,以上人员并没有使用自有资金入股,而是均与上海代钰企业管理中心签订了借款合同,约定将该项贷款用于向员工持股平台出资,同时,天津睿远将李九鹏、范尔宁等五人间接持有的东航物流股份又质押给上海代钰作为担保,合计质押的东航物流股份占比为5.85%,质押起始日期为2017年11月15日,质押期限为9年。

        通过以上情形我们猜测,东航物流的董事与高级管理人员通过借钱入股实际上很可能是为了掩饰上海代钰增资入股东航物流,但至于其真实原因,还需做进一步调查。

        董事长身缠千余风险

        《每日财经网》据天眼查显示,东航物流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冯德华,目前任职2家企业,且担任高管2家,尤为注意的是,冯德华周边风险有1475项,预警提醒也多达106条。

        其中,他担任高管的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曾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还有申请其他公司破产的案件信息。在涉诉方面,他担任高管的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曾因航空旅客运输合同纠纷、曾因合同纠纷、曾因隐私权纠纷、曾因服务合同纠纷、曾因买卖合同纠纷等而被起诉,曾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中国联合航空有限公司曾因劳动争议、曾因航空旅客运输合同纠纷而被起诉而被起诉,曾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中国东方航空武汉有限责任公司曾因劳动争议、曾因劳动合同纠纷而被起诉……

        东航物流实控人、董事长有如此多的风险,并且还有被诉讼,如此一来,怎能保证普通投资者利益?会否有利益输送行为发生?

        从高管、股东、业绩及交易,四个层面均出现了一定风险,这也是东航物流涨得越快越心虚的根本原因。

《每日财经网》